<cite id="xyldy"><form id="xyldy"></form></cite>
<video id="xyldy"><meter id="xyldy"><option id="xyldy"></option></meter></video>
  • <code id="xyldy"><form id="xyldy"><blockquote id="xyldy"></blockquote></form></code>
    <b id="xyldy"><noscript id="xyldy"></noscript></b>
    <b id="xyldy"><bdo id="xyldy"><del id="xyldy"></del></bdo></b><b id="xyldy"><sub id="xyldy"><del id="xyldy"></del></sub></b>

      <i id="xyldy"><bdo id="xyldy"></bdo></i>

    1. <track id="xyldy"><nav id="xyldy"></nav></track>
      2022年12月 首頁 > 往期月刊

      32天,成功解除一筆不該被凍結的資金

      作者:投資集團貴陽城市公司 黃果

      他們隱沒在每一條合同簽批流程的法律意見里;隱沒在每一個訴訟上報流程載明的減損金額后;隱沒在每一份法律盡調報告中……法務,企業權益的守護者。

      投資集團貴陽城市公司法務經理黃果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法務的故事。

      這是一個站在所有人身后的部門,舞臺的聚光燈不會落到他們身上,當舞臺中央的營銷隊伍完成季度回款目標時,當開發團隊達成計劃獲取規證時,當發展部門為集團簽下新的輕資產合作協議時,當一座又一座萬達廣場成功開業時,他們會跟所有人一起鼓掌歡呼。但更多時候,他們安靜地守在角落,用冷峻的目光看著這座舞臺的每一絲異動。

      法務部門一如他們苦心研習的律法,無聲,無言。

      不過,寂冷無聲處總歸是最易聽到驚雷的地方。

      2022年6月,萬達投資集團貴陽城市公司收到當地法院送達的一紙訴狀,是一起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標的額近200萬元,看起來不大,然而一旦法院作出判令貴陽城市公司承擔付款責任的判決,會讓貴陽團隊的工作陷入被動。

      作為公司的法務經理,我拿到起訴狀,當天就找到相關業務條線的同事把事實核查清楚,我心里很快安穩下來。

      這個案子不會輸。

      說起來,案情算不上復雜:一個住宅項目工程的分包單位因為長時間沒有收到總包方的款項,便把總包方和作為發包方的貴陽萬達一并訴至法院,訴請兩個被告向原告承擔連帶付款責任。

      依據與之相關的司法解釋,只要審理這個案子的法官認定原告與總包方之間的工程分包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原告就絕不能突破其與總包之間的合同關系,直接向貴陽萬達主張責任。

      我當天晚上就準備了訴訟策略和證據目錄,安心等待開庭。

      然而在接到法院傳票的第二日,異變陡生。

      貴陽公司的財務部門向法務發來消息:公司賬戶上有大額現金被司法凍結了,這筆錢,是近期內必須支付出去的貨款。

      我一驚,馬上啟程前往法院執行局。一查,果然是這起建工案件的原告申請了訴前保全。

      訴前保全,簡單說來就是原告為了防止被告在訴訟過程中轉移財產,在起訴之前便向法院提出申請,請求法院執行部門先行凍結被告的財產,被凍結的財產雖然暫時存留在被告處,但是看得見,用不了。

      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訴前保全無需審查原告申請凍結這一行為合不合理,縱使被告有萬千理由可以說明其不應當對原告承擔責任,但是在訴前保全階段,只要原告提交的申請資料齊全無誤,被告名下的財產就一定會被凍結。

      訴前保全完成后,如果原告不主動申請解凍,就要等到最終判決后,再由法院確定是不是給被告解除保全。

      要等法院作出判決,短則三月,長則半年,如果有任何一方提起上訴,二審結果下來會更久。也就是說,即便貴陽法務有信心護公司周全,時間上也拖不起。

      這個案件,必須速戰速決。

      在原告不撤訴的前提下,要快速解決這個案子,把貴陽公司被凍結的資金釋放出來,那就只有一個辦法——和解。

      民事調解書不用等,和解達成的當日就可以拿到,只要調解書確認貴陽萬達不承擔責任,即可要求原告馬上申請解除賬戶凍結。

      開庭前,我聯系了原告和同為被告的總包方,得到的態度很模糊。

      原告的律師很有信心讓貴陽萬達承擔付款責任,而在總包方遮掩的語氣中,他們似乎想把對原告的付款義務推給萬達。

      要達成和解的前景看起來很不明朗。

      看來只能在法庭上見真章了。

      2022年6月27日,開庭。

      貴陽云巖區法院

      云巖區法院是貴陽市區的老法院,審判法庭逼仄窄小。我到法庭時原告的律師已經先到了,開庭前簡單攀談了幾句,對方的答復是:要調解也可以,但要在調解書中明確貴陽萬達承擔連帶責任。

      這怎么可能接受?

      總包方的負責人也到了,待法官坐定后,庭審開始。

      按部就班的答辯和質證環節,原告始終咬定貴陽萬達對總包方存在未結清的現金債務,應當承擔責任,而總包方也一直想要把貴陽萬達推往懸崖邊緣。

      我完成證據出示后不再多言,我在等。

      此時的法庭一如劍客過招的荒野,必須要耐心等待出劍的時機。

      質證環節完畢,法官開始做例行的法庭調查。

      法官問了幾個合同履行方面的問題,最后安排訴訟當事人之間相互提問。

      我覺察到了時機,詢問原告和總包方:你們雙方之間的分包合同,是否存在無效的情形?

      得到的答案是否認,他們兩方都認為分包合同是合法有效的。

      只要分包方和總包方之間的合同不存在瑕疵,分包方就無法援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司法解釋》第四十三條來聲稱自己有實際施工人身份,進而不能以實際施工人的身份越過總包方直接向發包方提出主張。

      利刃出鞘,一劍封喉。

      主審法官提醒法庭書記員對原告和總包方的答復做好記錄。

      此時,我對案件的結果有了十足把握。

      庭審結束,法官詢問原告和總包方之間能不能調解。

      他沒有詢問貴陽萬達方面的意見,因為已經沒有必要了。

      庭審結束后的第七日,原告律師給我打來電話,詢問萬達能不能在這個案子當中承擔一般保證責任。

      我的回答很堅決:我們萬達,不會承擔一分錢的責任。

      無需協商,作為守護者,這本應是在第一時間就作出的回絕。

      同時,我也告訴原告律師:如果再繼續凍結貴陽萬達的賬戶,判決下來后我們一定會起訴原告方承擔錯誤凍結的賠償責任。

      庭審結束后的第十六日,法院打來電話:原告已與總包方達成和解方案,由總包方分期付款,萬達不承擔責任,請下周前往法院做調解筆錄。

      2022年7月22日,調解完成,確定貴陽萬達不承擔任何支付義務。

      調解筆錄原文

      2022年7月29日,貴陽萬達賬戶凍結順利解除。

      從完成開庭到公司賬戶現金獲得釋放,歷時32天。

      糾紛至此落下帷幕,守護者重新退入角落,安靜地守望著繽紛的舞臺,一如他們堅定恪守的職責,無聲,無言。

      他們隱沒在每一條合同簽批流程的法律意見里;隱沒在每一個訴訟上報流程載明的減損金額后;隱沒在每一份法律盡調報告中;隱沒在每一節法律知識培訓分享課上……

      他們隱沒在每一場唇槍舌劍的訴訟庭審中,橫眉冷對他方所指,俯首甘為我方孺牛。

      于是每一個銷售主管可以不用懼怕已售的住宅收不回合同約定的分期款;每一個成本經理可以不用擔心安全施工罰款得不到施工方的認可;每一個工程副總可以不用顧慮合作方不按約完成萬達廣場的建設卻不擔負代價……

      在他們每個人身后,是法務人寂靜無言的守護與擲地有聲的行動。

      這就是法務的故事。

      返回頂部

      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精品无码_中文字幕666.av_国产欧美在线观看不卡高清_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
      <cite id="xyldy"><form id="xyldy"></form></cite>
      <video id="xyldy"><meter id="xyldy"><option id="xyldy"></option></meter></video>
    2. <code id="xyldy"><form id="xyldy"><blockquote id="xyldy"></blockquote></form></code>
      <b id="xyldy"><noscript id="xyldy"></noscript></b>
      <b id="xyldy"><bdo id="xyldy"><del id="xyldy"></del></bdo></b><b id="xyldy"><sub id="xyldy"><del id="xyldy"></del></sub></b>

        <i id="xyldy"><bdo id="xyldy"></bdo></i>

      1. <track id="xyldy"><nav id="xyldy"></nav></track>